奉俊昊与美术团队如何制造《寄生虫》中的豪宅?附设念图

2022-12-15

由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无疑是2019年讨论度最高的电影之一,不但获得了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还在2020年,该片获得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

片中对于阶级话题的精湛描绘获得了全世界观众的共鸣。其中摄影机精准的运动带动每个角色之间的关系,也是奉俊昊高超的执导技巧的展现,不能不提的是朴家豪宅的设计,IndieWire 特别电话采访了导演奉俊昊与他长期合作的美术指导李河俊,一起分享他们打造这个空间的故事。


李河俊:“首先,剧中的房子是由一名非常优秀的建筑师建造的,但因为我并不是一名建筑师,同时我也认为美术设计和建筑师对于空间的想像是不同的,在房间的设计上,美术师必须优先想像摄影机的拍摄角度,但是建筑师则是要考虑人实际居住的空间利用,因此我认为方法是相当不一样的。”


根据奉俊昊的说法,这一次他给予李河俊的挑战不仅仅是要建造一个视觉上相当漂亮的建筑,同时这个场合也要能够满足他的摄影机运动、构图以及人物角色需求,并且反映出他的电影主题。在访问中,奉俊昊表示,在2019年的戛纳评审团成员中,包括了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欧格斯·兰斯莫斯都误以为片中的房子是真实场景,实际上奉俊昊导演让他的美术设计团队打造一个在户外的开放拍摄基地。



奉俊昊表示,这个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可能是来自于他过去担任家教的经验,在他任职家教的时候,太原影视公司,他觉得他就是家中的一份子,不过在这部片中他希望创造一个不太一样的故事,一群并不是罪犯的人,进入一个特定的家庭里,“在这个故事当中,没有人说在宿主上只有一个寄生虫,所以在故事一开始其实是在描述如何发现在宿主上早就有一个寄生虫了,但我很喜欢观众在故事前半段没有发觉这件事,所以我可以更投入在细节当中。”奉俊昊解释,“我必须精心的设计这间房子,犹如这部片当中的一个独立宇宙,每一个角色、每一个团体都有一个空间让他们可以渗透其中,同时也有你不知道的神秘空间,因此这三组人马以及这个空间的动态被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据我所知,奉俊昊导演在撰写剧本的时候脑中就有很明确的房间概念,演员通过客厅到达花园的路线,二楼从楼梯下来到达餐桌的路径。”李河俊说,而通过这样的路线,奉俊昊和李河俊打造了一个具有层次的空间,让角色能够通过这样的“路线”,从大门的车库到二楼的楼梯,都能达到窥视的效果,同时,奉俊昊也认为这些隔间造成的空间感,也建造了角色之间关于监视与躲藏的相对关系。



不过,在电影拍摄时要满足这样的需求,其实需要更多的作业,包括根据摄影机运动需要做出的房间更动,也都必须要反映在在整体的设计上,“我设计了一个结构比例,这个比例的宽度会让房子更有深度,因此能让整间房子符合电影 2.35:1 的比例。”



“不少人在看完《寄生虫》之后会联想到黑泽明的《天国与地狱》,当然这部片在结构上更加简洁有力。”奉俊昊谈论到不少影评谈及的“结构问题”,无疑这也是《寄生虫》高超的设计,奉俊昊利用了贫穷家庭以及富有家庭在居住上的高度落差,同时表现出两者在财富与地位上的悬殊。“《天国与地狱》就是高高在上的人是富人,在底层的,则是充满犯罪的结构,有点类似《寄生虫》,但更多层次。”



奉俊昊也补充,在声音设计以及光线捕捉上,也反映出了贫富差距这个议题,只要你越穷,你能接收到的光线就越少,相对的,你越富有,能沐浴的阳光就越多,就如《雪国列车》一样,后节车厢几乎没有窗户,一天当中仅仅有 15 到 30 分钟的时间可以看到窗外的世界,“在《寄生虫》中,在所有户外搭建的场景上,我们几乎都用了自然光。”奉俊昊表示。



“朴先生的家是一个室外的搭景,过程中也考虑到了太阳的位置。”李河俊谈到朴社长的家。“太阳的照射位置是我们在找地点最重要的一件事,同时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想要拍摄的时间太阳的确切照射位置,同时搭配场景中窗户的位置与大小。”